谌宝

编辑:奇丽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3 23:03:3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谌宝,生于1960年6月25日,男,汉族陕西镇坪县曾家汉族镇新民村人。
中文名
谌宝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陕西镇坪县曾家汉族镇新民村
出生日期
1960年6月25日

目录

谌宝,生于1960年6月25日,男,,陕西镇坪县曾家汉族镇新民村人。
1984年参加工作。
198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曾家乡文化专干、团委书记、副乡长;洪阳乡副乡长、乡长;斐河乡党委副书记、乡长。
2000年6月25日,镇坪县洪石河流域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谌宝组织斐河乡干部群众奋力抢险。在金坪和鱼坪村,他身先士卒,奋不顾身,先后为12户村民排险,从危房中救出60多人。晚7时许,看到电视通讯光缆遭受到严重损毁,为向上级报告灾情并指挥全乡抢险,他及时往乡政府返回。途中,遭遇泥石流袭击,他将同行的汪义同志推向安全地带,自己不幸被泥石流卷入洪水,献出了宝贵生命。[1] 

谌宝相关事迹

编辑
巴山深处赤子情 —— 记在 6·25洪灾中以身殉职的镇坪县斐河乡乡长谌宝
2000年6月25日,镇平县洪石河流域的斐河、曾家、洪石等乡镇遭受百年不遇的洪水袭击。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害,斐河党委副书记、乡长谌宝临危不惧,与广大群众一道奋力抗洪救灾。他身先士卒,奋不顾身,为保卫国家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不幸被泥石流推入洪水,献出了宝贵生命。
谌宝,用他短暂而朴实的一生,实践了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庄严承诺,用生命谱写了一曲农村基层干部的奉献之歌。
责任重于泰山,工作永记心头。对事业、对群众倾注了满腔热情的谌宝牺牲在40周岁的生日里
6月25日下午2点起,斐河乡暴雨倾盆。顷刻,山洪泛滥,河水陡涨。洪水挟裹着大量泥石,咆哮而下,势不可当。约2点30分,乡干部汪义报告:花坪村一组刘明的房屋被山洪围困,洪水已涌进大门,情况十分危急。谌宝立即带领在家的乡干部前去抢险。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挖沟清淤、转移财产,刘明家转危为安。
下午4点25分,谌宝向县防汛办电话报告了斐河乡的雨情和灾情,县防汛办立即电话通知曾家镇和洪石乡,为下游两乡镇抗洪抢险赢得了宝贵时间。接着,谌宝又接到金坪村告急的报告,立即召开防汛工作紧急会议,他要求乡干部迅速分赴各村查灾救灾,组织危险地段的农户转移财产、撤离人员,尽量防止人员伤亡。
身为全乡防汛总指挥的谌宝本可坐镇指挥,但他对金坪村的灾情实在不放心,又担心救援人力不够,于是叫住了已启动的汽车,随汪义等四名乡干部一同前往金坪村。沿途谌宝等人先后为12户村民排险,从危房中救出60多人。
金坪村二、三组交界处因山体垮塌,大量泥石涌入河中,使河道细如瓶颈。不断上涨的洪水在此不能及时下泄,水位骤然升高,两岸17户民房和县煤矿宿办楼岌岌可危。
万分危急关头,谌宝一面组织群众转移财产,紧急疏散;一面果断下令炸掉阻碍行洪的大石,保住了100多名村民和县煤矿20多名职工、家属的生命财产安全。
暴雨如注,河水猛涨。面对愈发严峻的灾情,谌宝决定返回乡上,一方面向金坪村增派人员;另一方面了解全乡灾情,统一指挥抗洪抢险。走到离乡政府300米远处,只听头顶“哗啦”一声巨响,在前面的汪义听见谌宝急促地喊道:“快跑选”刹那间,泥石流倾泻而下。又惊又怕的他一口气跑了十多米远,回头一看,谌乡长不见了。4天后,谌宝的遗体在距出事地点一百多公里外的湖北省竹溪县兵营乡晒金坪村的河水中被发现。
牺牲前一天晚上是周末,谌宝抽空回了家。妻子柏秀梅是曾家镇党委副书记。她刚从地委党校学习回来,就发高烧、拉肚子,起不了床。第二天一早,谌宝做好早饭,洗了妻子换下的脏衣服,就要回斐河。这天,正好是谌宝40岁生日。柏秀梅一再挽留。在她的印象里,谌宝还没有正儿八经地过过一个生日。谌宝说这段时间乡上忙,实在抽不开身。满脸愧疚的他摸了摸卧病在床的妻子的脸,还是骑车回到了斐河乡。这一走,竟是他们夫妻的永别。令柏秀梅伤心不已的是,谌宝临走时,她疲惫之极,竟没有睁眼看一眼谌宝。
悲痛之余,善良的人们不无惋惜地说:“如果他当天留在家里过生日,或者照料病中的妻子,情理上都说得过去,也不会被洪水卷走。”但是与谌宝朝夕相处的同事们相信,谌乡长在抗洪抢险中牺牲不是偶然的。他对工作一贯认真负责,洪灾袭来的关键时刻,怎会没有他的身影呢?
去年5月份的一天,斐河乡政府放假。已忙碌一个多月的谌宝回了家。下午5点多,正在值班的副乡长周根贤看见谌宝骑车到了乡政府,便惊奇地问:“今天不是放假了吗芽你怎么上来了。”谌宝说:“我在家里看到水浑了,曾家又没下雨,我估计是斐河乡在下雨,担心出事,所以上来看看。”说完便打着雨伞,沿河观察水情。直到晚上8点多雨住了,确定没有灾情后,谌宝才摸黑回了家。
1994年冬天的一天,时任洪阳乡乡长的谌宝因患胸膜炎引发高烧,正在乡卫生院输液,一位村民匆匆跑来向他报告,云雾村发生森林火情。谌宝拔下针头,翻身下床,准备组织群众扑火。医生程嘉宝见状,拉住谌宝说:“你在发烧,针还没打完,不能去选”谌宝说:“现在情况紧急,先去扑火,你也跟我一起去。”说完便带人赶往云雾村,经过3个小时的紧张奋战,才扑灭了林火。谌宝却劳累过度,病情加重,卧床两天不起。
1989年,谌宝在入党申请书上写道:为祖国、为人民奉献,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十多年来,他无怨无悔,无私奉献,实践了自己的诺言。
1991年,组织调谌宝到全县最偏远的洪阳担任副乡长,他一干就是8年。1996年到1998年,妻子柏秀梅脱产到地委党校学习,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谌宝将孩子接到洪阳安了家。因为工作,他实在没有多少时间呵护不谙世事的孩子,孩子为此没有少吃苦头。1997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谌宝到村上去开会,女儿莎莎独自在蜡烛下看书,睡着后蜡烛点燃了被褥。隔壁乡干部发现后,将惊慌失措的孩子救出。谌宝深夜回来,抚摸着孩子烧伤的腿,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谌宝就是这样承受和克服着家庭和生活的困难,一心扑在工作上,忠实地履行了一个乡镇领导的职责。在洪阳乡,他亲自勘测设计,将山泉水引入乡政府,让周围群众吃上方便的自来水。他还多方努力筹措资金,建起了电视差转台;改造扩建了洪阳乡老电站;组织修通了仁河村2.5公里+192米的村道,被群众称为“办实事的好乡长”。1998年,他调离洪阳乡时,许多群众拉着他的手,恋恋不舍。
1998年12月20日,谌宝来到斐河乡担任乡党委副书记、乡长。该乡地处镇坪最北端,海拔高、气候冷,生活条件更为艰苦。在许多人眼里,谌宝工作认真负责、成绩突出,换一个条件较好的乡镇担任领导,一点也不过分。但谌宝和以前一样,没有牢骚,没有怨言,自觉地服从了分配。
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无论走到哪里,谌宝始终牢记肩上的职责,执著地探索让群众脱贫致富的路子。斐河乡群众素有种植药材的传统。谌宝经过认真分析和思考,提出要调整种植结构,退耕还药,以此保护生态环境,增加农民收入。为了避免盲目决策,经过对市场、药厂和本地气候、土壤条件的多方调查和论证,谌宝最终将生长周期短、市场销路好的天麻确定为主攻项目,并主持制定了全乡发展短生药材500亩、天麻1.5万窝的计划。此后,他和其他乡干部一道,走村入户宣传动员,鼓励群众广兴药材。肯学肯钻的谌宝还自学了天麻栽培技术向群众传授。金坪村支书黄远明说:“谌宝很懂行,讲得通俗易懂,大家都喜欢听。”6月24日晚上,谌宝在日记本上写道:“药材育苗的事基本落实50亩,秋育。对方(指药材收购方)投入籽种,己方(指斐河乡)出地、劳力和肥料。”正当这一切紧锣密鼓地实施时,谌宝却突然走了,但他生前已为斐河规划了一条因地制宜的发展之路。
一滴水折射太阳七彩之光,件件小事尽显公仆品质。谌宝,时时扶危济困,处处清正廉明,赢得干部群众衷心爱戴。
10多年来,谌宝扎根基层,埋头苦干,舍小家,为大家,一心一意为群众脱贫致富。但他却因夫妻两人长期各处一地,加之爱人柏秀梅1996年至1998年脱产到地委党校学习,家庭生活十分拮据。1998年为治疗女儿的骨髓炎,至今还欠着2万多元。为了维持生活,他常常省吃俭用,平时连一件衣服都舍不得买。但每当遇到一贫如洗的特困户和急需帮助的人,他总是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鼎力相助。1997年春季,洪阳乡云雾村特困户童兴祥无钱买籽种,眼看春耕时节一天天过去,急得他直挠头。谌宝得知消息,马上掏钱买了30斤包谷种送到童兴祥家里,让他及时播了种。
1999年10月份,斐河乡金坪村七组村民杨昌富肺结核病加剧,卧床7天不起。他妻子哭哭啼啼地找到谌宝。谌宝让她不要着急,又拿出仅有的60元钱送给她,使杨昌富的病情很快有了好转。随后,谌宝又嘱咐乡民政干事送给杨昌富一些衣服和三床棉被。以后谌宝每次到金坪村都要到杨昌富家看看。听到谌宝遇难的消息,杨昌富泣不成声,连声说谌乡长是个好人,不该就这么走了。
在同事们的眼里,谌宝不仅是个好领导,而且是个有情有义的好朋友。今年3月份的一天,斐河乡干部唐世国在金坪村组织袋料香菇生产时,突然胃出血,谌宝立即找来汽车,亲自护送他到县医院检查、治疗。唐世国家庭困难,当时交不起住院费,谌宝毅然拿出给女儿买药的800元钱垫缴了费用。
1999年一个深夜,谌宝带领乡干部拦住了妻侄儿贩运木料的车辆。不管他怎样胡搅蛮缠,谌宝始终不为所动。看到来软的不行,妻侄儿恼羞成怒,一把抓住谌宝的领口。谌宝说:“我是秉公执法,今天就是打死我,你还是要缴税。”谌宝的凛然正气镇住了想要行凶的妻侄儿,他只好乖乖地缴清了税款。为此谌宝落下了“六亲不认”的名声。但在群众眼里,谌宝却是个不徇私情的好干部。
谌宝在抗洪抢险中英勇献身的事迹,很快传遍了三秦大地,引起了强烈反响。目前,全县人民在英雄事迹的激励下,努力地劳动和工作,奋力建设美好家园,以此告慰谌宝在天之灵。[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